進階搜尋


下載電子全文  
系統識別號 U0026-1807201214232600
論文名稱(中文) 從周信芳看近現代上海京劇之發展(1895-1949)
論文名稱(英文) To see the development of Beijing Opera of Modern Shanghai from the perspectives of Zhou Xin Fang
校院名稱 成功大學
系所名稱(中) 中國文學系碩博士班
系所名稱(英) Department of Chinese Literature
學年度 100
學期 2
出版年 101
研究生(中文) 林慧真
研究生(英文) Huei-Zhen Lin
學號 K16984041
學位類別 碩士
語文別 中文
論文頁數 164頁
口試委員 指導教授-林幸慧
口試委員-徐亞湘
口試委員-林香伶
中文關鍵字 周信芳  麒麟童  麒派  近現代上海  海派京劇  大眾傳媒 
英文關鍵字 Zhou Xinfang  Qilin-child  Qi-School  modern Shanghai  Shanghai Beijing Opera  mass media 
學科別分類 學科別人文學語言文學
中文摘要 周信芳為「麒派」創始人,於近現代上海京劇界自成一派,在老生行當中與北京的馬連良並稱「南麒北馬」,後又被奉為「海派京劇代表」,現今「海派周信芳」與「京朝派梅蘭芳」並置享譽南北,因此有其重要地位。本文前半部以周信芳為主,探討其劇藝生涯與流派藝術,後半部以時空背景為主,將周信芳置入近現代上海,闡述時代與社會現象,如此扣合周信芳與近現代上海時期二者之關聯。
於表演特徵與劇目方面,周信芳積極吸取南北方名角之藝術特徵,加上受西方戲劇之影響,勇於大膽革新,無論是服裝、身段表演或劇目等,皆能發展出其自身特色;其麒派劇目與表演特徵也帶有通俗化之傾向,代表著上海的戲曲發展乃以商業與大眾化為依歸。清末以來,戰亂頻仍,也響起各種改革的號角聲,周信芳之麒派劇目常表現出民族意識與愛國情懷,其亦積極參與戲曲改革,如組織移風劇社,故當時其有「舊劇的保存者」或「舊劇的改革者」等稱謂。
就大眾傳媒而言,其不僅對麒派發展有推動與普及化之作用,無論是唱腔或身段,也透過唱片、廣播與電影此種新型媒介使麒派藝術特質更趨向精緻化。而報章雜誌則反映出周信芳的戲曲理念,在此平台上,使伶人與劇評家或顧曲家之間有所交流互動。另外,劇評也有捧麒之效,使麒派研究之發展更具專業化;並且透過文章之探討與爭論,也衍伸出京海派論爭之現象,使得周信芳的劇藝問題更上升至海派京劇的層次。
本文最後談到海派問題,雖然「海派」一詞往往帶有「重噱頭」等負面印象,然重新審視海派京劇,其仍有可供學習的地方,正因其勇於突破舊規的特性,也使得京劇有更多開創之空間。而周信芳之麒派藝術充分表現出海派京劇之特質,諸如創新化、通俗化、寫實化與趨時性等,故其為海派京劇代表之一,於近現代上海京劇界有其地位與價值。
英文摘要 Zhou Xinfang was the founder of the “Qi-School”, which owned a group in the modern Shanghai Beijing Opera circle. He and Ma Lian-liang who lived in Beijing were called “Southern Qi and Northern Ma” among the exponents, and then regarded as the “representative of the Shanghai Beijing Opera”. Today, “Zhou Xinfang of Shanghai School” and “Mei Lanfang of Jingchao School” are both renowned north and south, therefore, their positions are important. The previous part of the article based on Zhou Xinfang, which discussed his theatrical career and school art; and the latter part based on the space-time background, which placed Zhou Xinfang in the modern Shanghai, and by describing the phenomena of times and society, we could closely intergrate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Zhou Xinfang and modern Shanghai.
In the aspect of performance’s characteristics and the list of operas, Zhou Xinfang assimilated actively the artistic characteristics of the northern and southern well-known roles, and because of the influence of the western drama, she dared to innovate, including the clothing, posture’s performances or the list of operas, etc., which all developed their own characteristics. The list of operas and the performance’s characteristics of Qi-School tended to be popularized, it represented that the development of opera in Shanghai were based on business and popularization. Since the late Qing Dynasty, the wars were frequent and the advocacy of various reforms also emerged. The Qi-School’s operas owned by Zhou Xinfang often showed the national consciousness and patriotism, and he also actively participated in the operas’ reform, for example, to organize the moving wind drama club, therefore, he was called "the preservation of the old drama" or "reformers of the old drama" at that time.
In view of mass media, it not only had effect on the promotion and popularization of the development on Qi-School, but the singing tones and postures also made the artistic characteristics tend to be more refined via such a new medium of recording, broadcasting and film. On the platform of newspapers and magazines, they described the opera ideas of Zhou Xinfang, and made some interaction between the actors, drama critics or drama consultants. Furthermore, the drama comments had positive effects on Qi-School, and also made the development of Qi-School study more specialized. And, through the discussion and debate of article, it also extended an argumentative phenomenon between the Beijing-School and Shanghai-School and made drama arts’ issue of Zhou Xinfang up to the level of the Shanghai Beijing Opera.
Finally, it comes to the issue of Shanghai- School. Though the term of “Shanghai- School” often had a negative impression of “focusing on gimmick”, it was still available for learning while re-examining the Shanghai Beijing Opera. Because of the feature of having the courage to break the old rules, it also made the Beijing opera have more space to create. Qi-School’s art of Zhou Xinfang fully showed the characteristics of the Shanghai Beijing Opera, which are innovative, popularized, realistic and fashionable, etc., therefore, it was one of the representatives of Shanghai Beijing Opera, and had its status and value in the circle of modern Shanghai Beijing Opera.
論文目次 第一章 緒論 1
第一節 研究動機與目的 3
第二節 文獻回顧 5
一、傳記及研究專著 6
二、學位論文 6
三、期刊論文及論文集 7
第三節 研究步驟 8
一、資料蒐集與增補 8
三、研究年代之劃定 9
三、論述脈絡與章節安排 10

第二章 周信芳之京劇表演歷程(1895-1949) 12
第一節 師從名門,學藝奠基時期(1895-1915) 12
一、伶人家庭 12
二、師從南派 13
三、北上習京派 15
四、時事新戲與新編戲的啟蒙 17
第二節 上海發跡,發揚麒派時期(1915~1932) 19
一、丹桂第一台發跡 19
二、加入南國社 22
三、天蟾舞台與麒派之成型 24
第三節 家國動盪,倡導改革時期(1932~1949) 27
一、戰亂中的移風劇社 28
二、中共建國前的活動 31
小結 33

第三章 麒派之藝術特徵與流派傳承 35
第一節 周信芳之表演藝術特質 35
一、麒派唱腔與念白 36
二、重戲情勝於唱腔之理念 41
三、麒派做工之特色 45
第二節 麒派劇目之特色 49
一、麒派經典劇目 49
二、反映現實之歷史劇與時事新戲 53
三、趨尚新奇的連台本戲 56
第三節 麒派傳承問題 62
小結 66

第四章 麒派與大眾傳媒及捧角現象之關係 68
第一節 唱片與廣播對麒派之影響 69
第二節 京劇與電影—以周信芳《斬經堂》為例 73
一、電影之興起 73
二、《斬經堂》:京劇表演型態與電影之矛盾 77
第三節 由周信芳看報刊劇評及捧角現象 80
一、報刊之評劇家與劇評 80
二、捧角現象 84
三、周信芳與報刊及捧角現象之關係 87
小結 91

第五章 由周信芳看京派與海派之競合與上海京劇發展 93
第一節 從周信芳看海派京劇之藝術特徵 93
一、創新化 94
二、通俗化 95
三、寫實化 97
四、趨時性 99
第二節 海派京劇與京派之競合 103
一、京海派論爭 103
二、海派與京派伶人之競爭與交流 105
三、京派之海化 109
第三節 周信芳對近現代上海京劇之影響 113
小結 116
第六章 結論與餘論 117
一、麒派藝術特徵反映出上海文化特質 117
二、新型娛樂文化與大眾傳媒對麒派之推波助瀾 118
三、周信芳為舊劇改革者之先鋒 119
四、周信芳為海派京劇之代表 120
五、餘論:海派之當代意義 122
參考文獻 125
附錄 137
一、附表(一):周信芳年表 137
附表(二):近現代時期周信芳相關報章評論 146

二、附圖 159
參考文獻 參考文獻
(除部份報刊資料依年份排列外,其餘資料皆依編著者筆劃排列。)

一、 專書
(一)、周信芳相關專著
中國戲劇出版社編:《周信芳 譚富英》(北京:中國戲劇,1992年)。
中國戲劇出版社編:《談麒派藝術》(北京:中國戲劇,1960年)。
中國戲劇出版社編輯部編:《周信芳藝術評論集》(北京市 : 中國戲劇,1982年初版,1991
年二刷)。
中國戲劇家協會理論研究室編:《德藝馨芳:紀念梅蘭芳周信芳誕辰110周年》(北京市:中國戲劇,2006年)。
中國戲劇家協會編:《周信芳演出劇本新編》(北京:中國戲劇,1960年)。
中國戲劇家協會編:《周信芳演出劇本選集》(北京:藝術,1955年)。
江蘇省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淮陰市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清浦區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編:《麒藝流芳:京劇藝術大師周信芳紀念專輯》(南京市:江蘇文史資料編輯部,1997年)。
李曉,黃菊盛主編:《周信芳與麒派藝術》(上海市:華東師範大學,1988年)。
沈鴻鑫,何國棟著:《周信芳傳》(石家莊市:河北教育出版社,1996年)。
沈鴻鑫:《京劇大師周信芳》(上海:東方出版中心,2009年)。
沈鴻鑫:《周信芳評傳》(上海:上海文藝出版社,1996年)。
沈鴻鑫:《周信芳傳》(北京:中國戲劇,2010年)。
沈鴻鑫:《梅蘭芳周信芳和京劇世界》(上海:漢語大詞典,2004年)。
周釆芹:《上海的女兒:麒麟童之女周釆芹自傳》(臺北市 : 時報,1990年)。
周信芳:《周信芳文集》(北京:中國戲劇,1982年)。
周信芳:《周信芳戲劇散論》(北京:中國戲劇,1960年)。
周信芳編劇:《平劇精選》(上海:新運圖,1936年)。
周信芳藝術研究會編:《周信芳藝術評論集續編》(北京:中國戲劇, 1994)。
周信芳藝術研究會編:《麒藝叢編》(上海:學林,1998年)。
曹駿麟編:《麒麟童先生百歲誕辰紀念特輯:麒派宗師周信芳》(臺北市:編輯者,1994年)。
曹駿麟編輯:《麒派宗師 : 周信芳》(臺北市:國興印刷廠印刷,1994年)。
梅蘭芳周信芳誕辰100周年紀念委員會學術部主編:《梅韻麒風:梅蘭芳周信芳百年誕辰紀念
文集》(北京:中國戲劇,1996年)。
許錦文記譜整理:《周信芳唱腔選》(上海市:上海文藝,1979年)。
許錦文編選記譜:《周信芳演出劇本唱腔集》(上海市:上海文藝出版,1986年)。
陳鳴:《周信芳: 海派京劇宗師》(上海市:上海教育出版社,1999年)。
黃敏禎著,沈葦窗編:《我的公公麒麟童》(臺北市:大地,1984年)。
樹棻:《生死戀歌:周信芳與裘麗琳》(上海市:文匯,2003年)。

(二)、上海相關研究
《老上海卅十年見聞錄》,見於張研、孫燕京主編:《民國史料叢刊》(鄭州:大象出版社,2009年2月)。
上海市文史研究館編:《京劇在上海》(上海:上海三聯華書店,2009年)。
上海市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編:《上海文史資料存稿匯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2001年),第十冊《教科文衛》。
中國戲曲志編輯委員會:《中國戲曲志‧上海卷》(北京:中國ISBN中心,1996年)。
朱英:《商業革命中的文化變遷:近代上海商人與「海派」文化》(武昌:華中理工大學,1996年)。
吳承聯:《舊上海茶館酒樓》,見於《上海文化史小叢書》(上海:華東師範大學,1989年)。
汪暉、餘國良編:《上海:城市、社會與文化》,見於《香港中文大學中國文化研究所二十一世紀論叢(五)》(香港:中文大學,1998年)。
林幸慧:《由申報戲曲廣告看上海京劇發展》(臺北:里仁,2008年)。
姚公鶴著,吳德鐸標點:《上海閑話》(上海:上海古籍,1989年)。
胡祥翰等著:《上海小志 上海鄉土志 夷患備學記》,見於《上海灘與上海人叢書》(上海:上海古籍,1989年)。
胡曉軍、蘇毅謹著:《戲出海上——海派戲劇的前世今生》(上海:文匯,2007年)。
鬱慕俠:《上海鱗爪》,見於《民國史料筆記叢刊》(上海:上海書店,1998年)。
馬逢洋編:《上海:記憶與想像》(上海:文匯,1996年5月),二刷。
張春華等著:《滬城歲事衢歌 上海縣竹枝詞 淞南樂府》,見於《上海灘與上海人叢書》(上海:上海古籍,1989年)。
許道明:《海派文學論》(上海:復旦大學,1999年)。
陳定山:《春申舊聞》,撰者佚:《筆記小說大觀》七編(臺北:新興書局,1982年)。
陳定山:《春申舊聞》(續)(臺北:晨光月刊社,1955年)。
楊東平:《城市季風:北京和上海的文化精神》(北京:新星,2006年)。
楊逸等著:《海上墨林 廣方言館全案 粉墨叢談》,見於《上海灘與上海人叢書》(上海:上海古籍,1989年)。
葛元煦、黃式權、池志澂著:《滬遊雜記 淞南夢影錄 滬遊夢影》,見於《上海灘與上海人叢書》(上海:上海古籍,1989年)。
熊月之、張敏著:《上海通史》(上海:上海人民,1999年)。
劉惠吾編著:《上海近代史》(上海:華東師範大學,1987年),上、下冊。
樓嘉軍:《上海城市娛樂研究:1930~1939》(上海:文匯,2008年)。
錢久元:《海派京劇的奧秘》(合肥:合肥工業大學,2006年)。

(三)、其他
[日]波多野乾一著:《京劇二百年之歷史》,見於劉紹唐、沈韋窗主編:《平劇史料叢刊》(第一輯)(臺北:傳記文學,1974年)。
《中國京劇流派劇目集成》編委會編:《中國京劇流派劇目集成》(北京:學苑,2006年)。
《清代燕都梨園史料》,見於劉紹唐、沈葦窗主編:《平劇史料叢刊》(臺北市:傳記文學,1974
年)。
《清代燕都梨園史料續編》,見於劉紹唐、沈葦窗主編:《平劇史料叢刊》(臺北市:傳記文學,1974年)。
么書儀:《程長庚‧譚鑫培‧梅蘭芳:清代至民初京師戲曲的輝煌》(北京:北京大學,2009年)。
于質彬:《南北皮黃戲史述》(合肥市:黃山書社,1994年)。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上海市委員會編:《戲曲菁英》(上海人民出版,1989年)。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北京市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編:《京劇談往錄三編》(北京:北京出版,1990年)。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北京市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編:《京劇談往錄續編》(北京:北京出版,1988年)。
中國戲劇家協會編:《梅蘭芳文集》(北京:中國戲劇,1962年)。
文化部黨史資料徵集工作委員會編:《中國左翼戲劇家聯盟史料集》(北京:中國戲劇,1991年)。
毛家華編著:《京劇二百年史話》(臺北市:文建會,1995年)。
王安祈:《台灣京劇五十年》(宜蘭縣:傳藝中心,2002年),上冊。
北京市藝術研究所、上海藝術研究所編著:《中國京劇史》(北京市:中國戲劇,1990年)。
皮耶.布赫迪厄(Pierre Bourdieu)、華康得(Loic Wacquant)著,李猛、李康譯:《布赫迪厄社會學面面觀》(臺北:麥田,2009年)。
田根勝:《近代戲劇的傳承與開拓》(上海:上海三聯華書店,2005年)。
田漢著,《田漢全集》編委會編:《田漢全集》(石家莊市:花山文藝出版發行,2000年)。
餘上沅:《餘上沅戲劇論文集》(湖北:長江文藝,1986年)。
吳小如:《吳小如戲曲隨筆集》(天津:天津古籍,2005年)。
吳小如:《京劇老生流派綜說》(北京:中華書局,1986年)。
吳曉鈴、馬崇仁:《馬連良藝術評論集》(北京:中國戲劇,1990年)。
吳藕汀著,吳小汀整理:《戲文內外》(北京:中華書局,2008年)。
李元皓:《京劇老生旦行流派之形成與分化轉型研究》(臺北市:國家,2008年)。
李仲明:《梨園宗師:梅蘭芳》(蘭州市:蘭州大學出版社,1996年)。
李紫貴口述,蔣健蘭整理:《憶江南:李紫貴口述歷史》(北京:中國戲劇,2011年)。
周姬昌:《梅蘭芳與中國文化》(武漢:武漢大學,1994年)。
周傳家:《東籬採菊集—近現代戲曲散論》(臺北:國家,2008年)。
周劍雲編:《菊部叢刊》,見於劉紹唐、沈葦窗主編:《平劇史料叢刊》(臺北市:傳記文學,1974年)。
林幸慧:《京劇發展vs流派藝術》(臺北:里仁,2004年)。
阿甲著,李春熹編選:《阿甲戲劇論集》(北京:中國戲劇,2005年)。
侯希三:《北京老戲園子》(北京:中國城市出版社,1996年6月)。
徐城北:《京劇春秋》(臺北:臺北商務,2001年)。
徐城北:《梅蘭芳與二十世紀》(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2000年)。
徐珂:《清稗類鈔》(臺北市:商務印書館,1983年),第三十七冊。
徐慕雲編:《梨園影事》,見於劉紹唐、沈葦窗主編:《平劇史料叢刊》(臺北市:傳記文學,1974年)。
馬少波等編著:《中國京劇發展史》(臺北市:商鼎文化出版,1991年)。
張發穎:《中國戲班史》(北京:學苑出版社,2003年1月)。
梁燕:《齊如山劇學研究》(北京:學苑,2008年)。
梅蘭芳口述,許姬傳、許源來、朱家溍整理:《梅蘭芳回憶錄》(北京:團結,2005年)。
畢恆達:《空間就是權力》(臺北市:心靈工坊文化,2001年)。
陳平原、王德威編:《北京:都市想像與文化記憶》(北京:北京大學,2005年)。
陳玉堂編著:《中國近現代人物名號大辭典》(杭州:浙江古籍,2005年)。
陳龍:《中國近代通俗戲劇》(臺北:東大,2002年)。
傅謹:《新中國戲劇史:1949~2000》(長沙:湖南美術出版社,2002年)。
楊善華主編:《當代西方社會學理論》(北京:北京大學,1999年)。
楊義:《京派文學與海派文學》(上海:上海三聯華書店,2007年)。
楊義著,郭曉鴻輯圖:《京派海派綜論》(北京:中國社會科學,2003年)。
賈志剛主編:《中國近代戲曲史》(北京:文化藝術,2010年)。
廖奔、劉彥君編著:《中國戲曲發展史》(太原:山西教育,2003年)。
廖奔:《中國古代劇場史》(河南:中州古籍,1997年)。
齊如山:《五十年的國劇》(臺北:正中,1962年初版),1980年四版。
劉菊禪編:《譚鑫培全集》,見於劉紹唐、沈葦窗主編:《平劇史料叢刊》(臺北:傳記文學,1974年)。
蔡世成等編:《《申報》京劇資料選編》(上海:上海市文化局,1994年)。
鄭子褒編:《大戲考》,見於劉紹唐、沈葦窗主編:《平劇史料叢刊》(臺北市:傳記文學,1974年)。
謝思進、孫利華:《梅蘭芳藝術年譜》(北京:文化藝術,2009年)。
龔書鐸:《社會變革與文化趨向:中國近代文化研究》(北京:北京師範大學,2005年)。

二、 報章刊物
(一)、民初報紙與刊物
《大公報》(天津)(西安市:人民)。
上海申報館編輯:《申報》(上海市:上海書店,2008年)。
陳湛綺、姜應沙、經莉主編:《三六九畫報》,見於《民國畫報匯編‧北京卷》(北京 : 全國圖書館文獻縮微複製中心,2006年)。
聯華影業公司編譯部編輯:《聯華畫報》,見於《民國畫報匯編‧上海卷》(北京 : 全國圖書館文獻縮微複製中心,2007年)。

《十日戲劇》,見於江亞沙、經莉、陳湛綺主編:《中國早期戲劇畫刊》(北京市:全國圖書館文獻縮微複製中心出版,2006年)。
《半月劇刊》,見於江亞沙、經莉、陳湛綺主編:《中國早期戲劇畫刊》。
《半月戲劇》,見於江亞沙、經莉、陳湛綺主編:《中國早期戲劇畫刊》。
《劇學月刊》,見於江亞沙、經莉、陳湛綺主編:《中國早期戲劇畫刊》。
《戲迷傳》,見於江亞沙、經莉、陳湛綺主編:《中國早期戲劇畫刊》。
《戲劇月刊》,見於江亞沙、經莉、陳湛綺主編:《中國早期戲劇畫刊》。
《戲劇周報》,見於江亞沙、經莉、陳湛綺主編:《中國早期戲劇畫刊》。
《戲劇春秋》,見於江亞沙、經莉、陳湛綺主編:《中國早期戲劇畫刊》。
《戲劇畫報》,見於江亞沙、經莉、陳湛綺主編:《中國早期戲劇畫刊》。

(二)、《人民日報》(此處依年份排列)
紀青:〈中國人民政協代表訪問記 訪問周信芳〉,《人民日報》1949年10月1日。
劉皓:〈談「大嗓唱小生」〉,《人民日報》1960年12月21日。
李建吾:〈海派與周信芳〉,《人民日報》1961年6月24日。
周信芳:〈五個十二年〉,《人民日報》1961年12月15日。
趙蘭英:〈上海京劇界整理研究周信芳蓋叫天表演藝術〉,《人民日報》1979年4月10日。
卞東流:〈我愛麒麟童〉,《人民日報》1991年11月19日。
羅龍利:〈周信芳從藝紀事〉,《人民日報》1994年12月30日。
婁靖:〈今日麒派掌門人(藝與人)〉,《人民日報》2010年6月17日。

(三)、其他報紙(此處依年份排列)
〈周信芳的十年〉,《聯合報》1959年10月2日。
〈麒麟童九五冥誕 上海大匯演〉,《聯合報》1990年1月26日。
〈海派京劇首次登臺〉,《中國時報》1994年8月31日。
〈梅蘭芳周信芳百年回顧展登場〉,《經濟日報》1994年11月27日。
〈梅蘭芳、周信芳誕辰一百周年紀念活動20日開鑼〉,《中國時報》1994年12月18日。
〈名伶梅蘭芳、周信芳百歲 劇藝千秋〉,《中國時報》1995年1月7日。
鄧小秋:〈周信芳的藝名〉,《中央日報》1996年7月8日。
〈麒派京劇 風格剛健豪放〉,《中國時報》2003年10月20日。
〈四位大陸麒派名家 來台展風華〉,《民生報》2003年11月20日。

三、 論文
(一)、學位論文
王小玲:《麒派藝術的審美特徵與連臺本戲研究》,武漢大學戲藝術學碩士論文,2006年。
王軼貝:《20世紀二三十年代的上海京劇與青幫》,中國藝術研究院碩士論文,2007年。
呂承煥:《同光時期上海京劇活動研究》,復旦大學中國古代文學博士論文,2007年。
阮慧平:《百年三慶班:兼論城市文化的功能》,上海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碩士論文,2009年。
來平:《戰時上海大眾娛樂研究(1937-1945)》,華東師範大學中國近現代史碩士論文,2008年。
林幸慧:《《申報》戲曲廣告所反映的上海京劇發展脈絡:1872-1899》國立清華大學中國文學系博士論文,2005年。
倪霞:《田漢早期戲劇所受日本因素影響的研究》,福建師範大學中國現當代文學碩士論文,2006年。
徐劍雄:《京劇與上海都市社會(1867-1949)》,上海師範大學人文與傳播學院博士論文,2006年5月。
張乃鋒:《滄桑歲月裡的盛衰起落——二十世紀初葉中國戲曲新思潮史述》,中國藝術研究院碩士論文,2004年。
張月苓:《汪笑儂戲劇改良活動研究》,濟南大學中國古代文學碩士論文,2010年。
曹官力:《休閒與事業:清末民初的京劇票界(1871-1929)》,臺灣大學戲劇研究所碩士論文,2011年。
陳佳:《晚清上海報刊與京劇的傳播》,上海師範大學人文與傳播學院碩士論文,2009年。
黃茜:《京崑藝術與媒體傳播》,華東師範大學傳播學院碩士論文,2009年。
翟輝:《20世紀二三十年代上海的娛樂空間及其分層研究(1927-1937)》,華東師範大學中國近現代史碩士論文,2008年。
趙元蔚:《海派文學與消費文化》,吉林大學博士論文,2008年。

(二)、期刊論文
之江:〈混身是戲麒麟童〉《大雅藝文雜誌》(2000年4月)。
王永運:〈周信芳為上海「梨園坊」義演紀實〉,《中國戲劇》第5期(1995年)。
王永運:〈南麒北馬在津合作紀實〉,《中國戲劇》第1期(1997年)。
王永運:〈海上舊聞:一次盛大的義務戲〉,《上海戲劇》第1期(1995年)。
王永運:〈海派京劇的創新及特點〉,《上海戲劇》第9期(2003年)。
朱恆夫:〈論周信芳的戲曲表演藝術〉,《中國戲劇》第6期(2011年)。
何玉麟:〈綜論「海派」〉,《社會》第6期(1985年)。
何慢:〈周信芳傳統的現代意義〉,《中國戲劇》第6期(1997年)。
李元皓:〈早期譚派票友與京劇流派藝術:以1912年以前的京劇老唱片為切入點〉,《戲劇學刊》第13期(2011年)。
李亞娟:〈楊月樓與同光時期的南北京劇〉,《戲劇藝術》第6期(2007年)。
李偉:〈論周信芳演劇的文化性質〉,《文藝爭鳴》第8期(2010年)。
周笑先:〈周信芳先生的藝術精神〉,《中國戲劇》第9期(1994年)。
周蔥秀:〈關於「京派」「海派」的論爭與魯迅的批評〉,《魯迅研究月刊》第12(1997年)。
姚小鷗、陳波:〈《申報》的戲曲廣告與早期海派京劇〉,《現代傳播》雙月刊第1期(2004年)。
姚時曉:〈周信芳的獨特表演風格——紀念周先生誕辰一百零五週年〉,《上海戲劇》第5期(2000年)。
施京吾:〈周信芳往事〉,《各界》第7期(2010年)。
施京吾:〈湛湛青天竟可欺——周信芳談片〉,《同舟共進》第3期(2010年)。
徐劍雄:〈近代上海的京劇票友、票房(1911-1949)〉,《史林》第4期(2006年)。
徐劍雄:〈淺論京派與海派〉,《中國京劇》第12期(2006年)。
馬文穎:〈論外來影響下中國現代文學中的海派與京派〉,《中國比較文學》第4期(2010年)。
馬明捷:〈京劇改良運動百年紀念〉,《中國戲曲學院學報》第30卷第3期(2009年8月)。
高恆文:〈魯迅論「京派」「海派」〉,《魯迅研究月刊》第8期(1997年)。
張向華:〈田漢與周信芳〉,《中國戲劇》第11期(1986年)。
張煉紅:〈「海派京劇」與近代中國城市文化娛樂空間的建構〉,《中國戲曲學院學報》第26卷
第3期(2005年8月)。
張鴻聲:〈文學中的上海想像〉,《文學評論》第4期(2005年)。
張豔梅:〈話劇思維滲透下的傳統演劇革新之路——從梅蘭芳、周信芳談起〉,《晉陽學刊》第6期(2005年)。
曹聚仁:〈京派與海派〉,《上海檔案》第5期(2003年)。
許敏:〈晚清上海的戲園與娛樂生活〉《史林》第3期(1998年)。
陳培仲:〈向梅蘭芳周信芳二位大師學習——正確認識和處理京劇的繼承與創新〉,《大舞臺》藝術雙月刊第1期(2005年)。
陳培仲:〈京劇的地域流派〉,《中國戲劇》第2期(2000年)。
陳培仲:〈個人流派與地域流派〉,《藝術百家》第3期(2000年)。
葛濤:〈電波中的唱片之聲——論民國時期上海廣播唱片的社會境遇〉,《史林》第5期(2005年)。
鄒元江:〈從周信芳與應雲衛的合作看「海派京劇」的本質〉,《戲劇藝術》第4期(2007年)。
趙國維、陳佳:〈《申報》與晚清海派京劇的傳播〉,《戲劇藝術》第4期(2009年)。
趙婷婷:〈《申報》劇評家立場的轉變〉,《戲劇藝術》第1期(2008年)。
齊英才:〈隨周信芳出訪朝鮮、蘇聯追憶〉,《上海戲劇》第6期(1995年)。
劉勇、李春雨:〈京派及地域文學的文化意義〉,《陝西師範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第39卷第5期(2010年9月)。
劉琦:〈麒派——力的藝術〉,《藝術百家》第2期(1990年)。
潘志豪:〈「不要神化麒派!」——周少麟坦誠說麒派〉,《中國京劇》第4期(2006年)。
蔣星煜:〈周信芳與華東戲曲研究院〉,《上海戲劇》第12期(2004年)。
衛明:〈一代宗師麒麟童〉,《上海采風》第5期(2011年)。
衛明:〈周信芳授徒〉,《上海戲劇》第10期(2004年)。
衛明:〈周信芳傳略〉,《藝術百家》第2期(1991年)。
衛明:〈麒派經典「七齣半」〉,《上海戲劇》第10期(2003年)。
餘力:〈周信芳(麒麟童)的悲劇〉《共黨問題研究》(1979年6月)。
黎中城:〈麒派——社會轉型期戲曲藝術的楷模〉,《上海戲劇》第1期(2010年)。
錢久元:〈試論海派京劇舞臺佈景〉,《上海戲劇》第12期(2004年)。
謝柏梁:〈體系、流派與風格——周信芳的演劇美學〉,《藝術百家》第2期(1990年)。
蘇宗仁:〈周信芳的電影〉,《中國京劇》第6期(2007年)。
龔和德:〈京劇與上海〉,《中國京劇》第3期(2005年)。
龔和德:〈開創海派京劇的新境界〉,《中國戲劇》第2期(1990年)。
龔和德:〈試論周信芳〉,《中國戲劇》第2期(1995年)。
龔和德:〈試論海派京劇〉,《藝術百家》第1期(1989年)。
龔義江:〈「海派」京劇縱橫談〉,《中國戲劇》第9期(1986年)。
龔義江:〈生死之交——周信芳與田漢交往錄〉,《藝術百家》第3期(2001年)。
龔義江:〈周信芳談流派〉,《中國京劇》第12期(2004年)。
龔義江:〈麒藝雜談〉,《藝術百家》第4期(1994年)。

四、 影音與網路資料
(一)、影音資料
國際音響影視製作公司製作:周信芳(麒麟童)誕辰一百週年精品紀念(臺北市 : 喜瑪拉雅音樂事業公司,2000年)。
京劇名家系列:周信芳(上、下)(北京:中國國際電視總公司出版)。
周信芳唱片全集(年份不詳,中國唱片)。

(二)、網站資料
周信芳紀念館http://zhouxinfang.netor.com/
麒麟童紀念網區http://garden.netor.com/?am=1027
論文全文使用權限
  • 同意授權校內瀏覽/列印電子全文服務,於2015-08-08起公開。
  • 同意授權校外瀏覽/列印電子全文服務,於2015-08-08起公開。


  • 如您有疑問,請聯絡圖書館
    聯絡電話:(06)2757575#65773
    聯絡E-mail:etds@email.ncku.edu.tw